最後一站--到華盛頓DC,氣溫很高,人都變懶了。大白天雖然也參加了水陸觀光的行程,但太熱了,沒甚麼心情舉相機拍照。





這就是水陸兩用車,既繞行市區也下到波多馬克河去觀光。




司機一邊開車(船)一邊解說,下波多馬克河之前還給了遊客----每人一個鴨嘴型的哨子,下水之後不時的要大家吹哨子--果然"嘎嘎叫",像成群聒噪的水鴨子。





天氣真的很熱,熱到我的眼鏡鏡框的小螺絲都鬆脫了,鏡片掉下來,只好到購物中心找了家眼鏡行修眼鏡。





比較喜歡大清早在住家附近散步,看看鳥、看看花樹;納悶的是:幾天來沒看到甚麼昆蟲,也許是我沒有蟲眼




河中的綠頭鴨







草地上的 Common Grackle





家屋附近的知更鳥







林間的 mockingbird ,很喜歡聽牠的鳴唱。





人行道種了不少的銀杏。





除了銀杏之外,在人行道還看到殼斗科的樹;

這是 Quercus palustris ( Pin oak ),葉子深裂,裂片有尖銳的角。







6/29 (美東時間) ,白天氣溫非常高,當天深夜突然轉為暴風雨的天氣;第二天清晨在人行道看到許多被風雨打下來的枝葉。

這是 Quercus georgiana 帶有果實的一截樹枝。



這些落果都還沒長足。

回台之後,朋友知道我有看了殼斗,問我有沒有帶幾顆回來 ? 答案是連一顆也沒有,為什麼沒有?因為若未經報關檢疫等等的程序就是違法的事情,萬一帶進病毒對我們的生態是大大的災害。

這些拍照之後就留在當地。( 我覺得台灣的小西氏石櫟比較討喜。)





庭園的植栽--Abelia Grandiflora





庭園的植栽--無花果





庭園的植栽--Lagerstroemia fauriei





庭園的植栽--蘋果





庭園的植栽--洋玉蘭





壺萼刺茄 Solanum rostratum (buffalobur nightshade)






白天的戶外太熱,小女兒帶我們去參觀國家植物園。這植物園佔地比台北植物園小(我的感覺了),但是有用心在經營管理,內容豐富,相當有可看性。





裡面有很多的奇花異卉---
Borzicactus aureispina (金毛花冠柱/黃金紐)





溫室區--





也去參觀了The Philips Collections--私人經營的美術館。

它的鎮館之寶是 Renior's Luncheon of the Boating Party 。







回台灣的前夕小女兒女婿買票(一張票 45 USD) 請我去國民隊主場看美國職業棒球賽。





看棒球的--男女老少都有,地鐵班班客滿,擠滿了球迷。
( 這是還沒開賽前拍的,因此還有空位。)





當天國民隊的投手是 Jordan Zimmermann







客隊(巨人隊)的投手是 Tim Lincecum ,有個"飄髮哥"的綽號,過去幾年 Lincecum 有非常傑出的成績,是賽揚獎的名投;可是今年卻走樣了,經常被打爆;當天投了 3.1 局 掉 7 分就被換下場。




球賽進行過一半,下雨了,工作人員把內野蓋起來;想說第二天要回台灣了,沒等雨停就先回去休息。



雖然從小就看棒球,也看美國職棒的轉播,但是到現場看是頭一回,臨場的感覺是相當興奮的。

( End )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leyera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